缓刑犯杀害前妻

陕西志丹县男子高毛成,因敲诈当地官员被逮捕。志丹县司法局和社区在进行“审前社会考察评估”时走过场,后高毛成被判处缓刑。  缓刑期间,高毛成在自己9岁女

发布时间:2018-09-28 14:09:04

 

陕西志丹县男子高毛成,因敲诈当地官员被逮捕。志丹县司法局和社区在进行“审前社会考察评估”时走过场,后高毛成被判处缓刑。

  缓刑期间,高毛成在自己9岁女儿面前,将刚离婚前妻朱艳荣杀害。有人认为,“审前社会考察评估”乱象,对这起血案负有不可推卸责任。

  8月26日,陕西志丹,9岁小燕子一遍遍地给妈妈发微信,“妈妈,我想你了”“你赶紧回来嘛,妈妈我真想你了”。

  小燕子不知道,她手机没有联网,外公和舅舅怕她伤心,没有告诉她,她微信根本就发不出去。微信前面是一个个红色感叹号,似乎是一滴滴鲜血,在诘问着小燕子妈妈朱艳荣到底去了哪里。

  >>大一轮丈夫

  与有妇之夫“私奔”

  家人为掩“家丑”赞同婚事

  今年29岁朱艳荣,出生在陕西省志丹县保安镇一个村上。父亲朱明光今年48岁,母亲邵增梅今年47岁,还有一个26岁弟弟。

  朱艳荣命运改变,要从遇到丈夫高毛成说起。

2006年,高中肄业朱艳荣踏入社会。因为上学时能歌善舞,加之面容姣好,她进入到志丹县残联一个民间文工团,登台演出。一个月后,经朋友介绍,16岁朱艳荣认识了28岁高毛成。彼时高毛成已经有了第二任妻子,并且有一对儿女。

  不久,朱明光发现女儿突然失踪,经了解,可能和高毛成“私奔”了。朱明光报了警,并到处寻找女儿未果。直到2006年9月一天,高毛成被传唤到派出所,第二天,“失踪”约40天朱艳荣才回到家中。

  高毛成母亲张治兰说,她有3个儿子,高毛成排行老三。“高毛成嫌第一个妻子长相不漂亮,离了;后来找了第二任妻子,生了一对儿女。”在张治兰眼中,高毛成第二个妻子不错,但是因为朱艳荣插足,导致高毛成和第二任妻子离婚。“我儿子人长得帅,但是没有头脑,看到人家年轻漂亮,就要和人家结婚。”张治兰说,两个孙子是她一手抚养大,而儿子只给过她200元。尽管如此,张治兰还是觉得儿子挺好。

  与第二任妻子离婚后,高毛成开始托人上门,向朱明光提亲。朱明光开始死活不愿意,但是在朱艳荣外公邵治峰看来,这是“家丑”,早早了断为好。

  最终,高毛成和朱艳荣于2006年12月举行了婚礼。邵治峰承认,高毛成给了10余万元彩礼,而朱明光则认为10余万元是自己寻找“失踪”女儿花销赔偿。

  >>16岁后娘

  半夜起床做饭

  继女信中称她“非常省”

  因为朱艳荣不够法定结婚年龄,所以双方没有支付结婚证。16岁朱艳荣开始当起了后娘,邵增梅回忆说,有次她在女儿家住,半夜高毛成打来电话,叫朱艳荣给两个孩子做饭吃。朱艳荣都没有任何怨言,“我觉得女儿这个后娘当得可怜,”多年后邵增梅提起此事,心里依然酸酸。

  而朱明光在女儿遗物里面发现了一封信,这封信没有落款姓名和时间。

  朱明光说,这封信是高毛成大女儿写给高毛成。“……有一次帮我妈(朱艳荣)拾掇家时候,在抽屉里面看到过一个笔记本,我看了一下,上面写着每天花销价格,买什么东西都记得一清二楚。我妈非常省,她连买包都是让外爷买,我妹妹(小燕子)好些衣服也是外爷买”。

  “弟弟和妹妹吵架,我妈也是护着弟弟,她都是喊(训斥)妹妹。她很辛苦……因为家境不好,所以她省吃俭用我都记着”。

  >>众人皆知家暴

  丈夫不让她接触外人

  几次遭打都被家人劝回

  婚后没多久,夫妻俩关系就出现成绩。2007年元宵节,邵增梅约女儿出门看热闹,女儿推说她身体不舒适。第二天女儿才告诉她真相,她被丈夫反锁在家里,“大小门都被锁住了,他不让我接触外面人”。

  女儿告诉母亲,高毛成度量很小,不让她接触外面任何男人,包括同学朋友。

  2009年7月8日,他们女儿小燕子出生了。夫妻之间关系似乎依然没有得到改善。

  邵治峰也说,外孙女和女婿经常吵架,有3次吵闹还是他给调解。第一次是俩人女儿才刚出生3个月,因为高毛成嫌妻子接触其他外人,“回家就打”,邵治峰说。当时朱艳荣娘家人觉得,小夫妻吵闹打架是难免,也就没有太在意。调解后,两人很快和好。

  过了大概一年时间,高毛成又动手打人了,理由还是嫌妻子和外面其他人接触。这一次朱艳荣提出离婚,高毛成死活不答应。最后高毛成托人说情,邵治峰再次出面给两口子调解。“没想到事情最后发展成这样”。

  2016年6月初,高毛成和妻子再次爆发冲突。朱艳荣放出话一定要离婚,之后电话关机离家出走。这次,高毛成大哥高四成担保,朱家人再次赞同说和两人。高四成在当地做生意,颇有威望,“能量很大”,朱家人这样认为,并且高毛成当场磕头保证以后再也不打妻子了。

  然而在张治兰眼里,“不是我儿子打媳妇,而是媳妇打儿子。”张治兰说,是儿媳逼着让儿子拿出20万元买房,才导致双方矛盾升级。儿媳妇还悄然将房产证名字变更到她名下,并私自收取房客数个月水电费。

  邵增梅说,女儿曾给她提出过,“当时我不愿意嫁给他,高毛成就要将咱们全家杀光”。邵增梅知道女儿有点后悔了,“她好强,自己选择,不管好坏都要一条道走到黑”。

 哥哥从中斡旋

  反被敲诈近百万

  据了解,和朱艳荣结婚时,高毛成是一个小包工头,日子过得还算殷实。而后来日子败落了,高毛成就开始变得有些无赖。

  依据志丹县法院后来判决书显示,2010年7月份以后,高毛成以举报志丹县审计局局长刘志平、志丹县经发局局长王思柏、志丹县民政局局长演金瑞(现已退休)3人在担任乡镇领导期间,和其有经济往来有经济成绩为由,多次前往上述局长办公室威逼3人给他借钱和索要工程项目。

  3人找高四成,宿愿他能劝说弟弟,高四成也答应从中帮忙,谁知竟给自己惹上麻烦。知情者说,2017年1月8日,高毛成打电话威逼高四成,“如果不给我400万,我连你也一同举报,送你坐监狱”。高四成3个儿子恰好听到父亲手机免提通话,便带人前往高毛成家,砸了高毛成家玻璃,殴打了朱艳荣。事后,其中一人被行政拘留15天。

  志丹县公安局和志丹县检察院都指认,截至2016年12月份,高毛成向上述3局长索要钱款,4次99万元都是高四成通过他人将钱给到高毛成手里。

  2017年2月23日,高四成再也不能容忍自己亲弟弟得寸进尺敲诈,向志丹县公安局报案,称自己被弟弟敲诈100余万元。随后高毛成被抓,警察在高毛成手机里看到他给刘志平发威胁短信。

  2017年3月1日,高毛成涉嫌敲诈被刑拘,4月7日被逮捕。公安机关和检察院都认定敲诈赃款达到99万元,属于数额特别巨大。

  随后法院开庭审理时认为,对于公、检两方指控高毛成敲诈资金99万元行为,法院最终只认定敲诈刘志平11万元,其他钱款不形成犯罪。

免责声明

本站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转载或者站长的原创,按照cc by 4.0 协议发布和共享,转载或者引用把本站文章应遵守相同协议。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am250833685@163.com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有争议资源。

Copyright © 2017 人在旅途 By 慢慢想工作室